超轻水又称低氘水,英文名 deuterium depleted water,简称DDW。氘含量较低的低氘水,被称之为轻氢分子水。


水是由2个氢原子和1个氧原子组成,但氢原子有质量不同的3个同位素,即原子量分别为1、2、3的氕(H,氢)、氘(D,重氢)、氚(T,超重氢)三种同位素。由于半衰期较短,自然界的氢元素中基本不考虑氚的存在,而氘(D,重氢)的含量约为0.015%,由D代替H结合的水就是重水。

物质背景


氘含量较低的低氘水。自然界里存在的水一般由2个氢原子和1个氧原子组成,但氢原子有质量不同的3个同位素,原子量分别为1,2,3的氕(H,氢)、氘(D ,重氢)、氚(T,超重氢)。自然界的水中,重氢的含量约为150ppm,由D代替H结合的水就是重水。 [1]  


自从1934年美国科学家尤理利用光谱检测的方法发现了重氢(氘,氢的稳定同位素)之后,人们对于氘的研究系统的开始,而对于氘的研究科学家们最初的方向是其作为氢弹和原子弹原料开始的,随着研究的不断深入,1974年,国外学者格瑞费斯从生物学角度提出一个重要理论,氘可以导致衰老,改变参与DNA反应的酶分子。DNA的不断复制,决定着生命的繁衍生息,如果DNA结构发生损伤,变异,或者退化即会引起衰老和各种疾病,比如癌症、免疫系统破坏等等。


人体内的水含量占到了65%到70%,可以说水是生命之源,而氢键是DNA的基本化学键,几乎参与了生命体内所有的反应和构成,氘正是以这样的方式影响着DNA的遗传、复制。从那以后的20年里全世界的科学家们开始了对低氘水系统的深入研究。


而研究者当中最卓有成效的当属匈牙利的医生、生物学家索姆利艾博士。上世纪90年代早期,匈牙利分子生物学家索姆利艾博士认为氘的缺失能显著影响细胞分化的过程,而其研究的最重要的结果是:低氘水能显著抑制肿瘤细胞的分裂繁殖。依照这一科学结论,从1990年开始索姆利艾博士开始用低氘水对癌症、糖尿病等疾病患者进行了大量的临床研究,揭示了低氘水抗癌效果的分子机理,发现低氘水对癌症的防治和辐助治疗有着非同一般的神奇作用,是一种全新的阻止肿瘤细胞生长的新疗法,病人的临床试验信息和反馈信息以及科学实验都记录在索姆利艾博士出版的一书《Defeatingcaner》中。在匈牙利低氘水产品已经获得了FDA的正式批准,作为治疗和缓解癌症的神奇新产品,允许在市场上销售。


2003年美国诺贝尔化学奖得主霍普金斯学院AGREP博士在水生理学科领域又有了重大发现,他发现细胞上确实存在水通道蛋白质,生物体对于水分吸收的机理正是由于这种蛋白质,而有序、结构化的低氘水小分子团能修复和激活水通道蛋白质,从而使水分自由畅快进入细胞参与人体物质能量传送与代谢,因此低氘水可以说是生命的激活剂。


目前美国、俄罗斯、匈牙利、乌克兰、日本、德国、法国等都有低氘水产品上市。我国低氘水的研究起步晚,报道少,近年来才被少数料学家关注,成为他们新研究课题。


物质来源


自然界存在的氘核全部来自于宇宙大爆炸后的00:00:14-00:35:00这段时间内的核合成期,并且总量在宇宙诞生后至今的150亿年里没有变化。 [1]  


低氘水的来源:


1、由于轻水、半重水、重水的物理性质的差异,自然界有一定的分离能力。一般来讲赤道附近的海洋水中氘氢比为155.76ppm,地球两极和远离赤道的内陆地区冰川水中氘氢比为140ppm左右。


2、人工生产低氘水,可以根据需要,生产出不同浓度的低氘水,一般50ppm的性价比比较高。

   

人体影响


1、应用于防治癌症 [2]  


在过去10年间(1999年前)获得的病例和统计数据可当对照。根据这些资料,如果在肝脏、肺、骨骼和中枢神经系统出现转移,患者的预期寿命大约为12~18月。在细胞抑制剂治疗中,最有效的情况下,只有20%存活超过2年。在服用低氘水(超轻水)的患者中,出现远处转移后73%存活期超过2年,并且有25%存活期超过5年。这些结果证实了我们早期的数据,肿瘤患者在服用低氘水的情况下,生存时间可以得到一定的延长。


2、应用于心血管糖尿病等疾病的辅助治疗 [2]  


美国霍普金斯医学院AgreP发现细胞膜上的水通道蛋白质,解开h了水在生物体的吸收机理,而且进一步指出水通道蛋白的功能缺失与肾病、水肿有关。这是水生理学科领域的重大发现,从而获得2003年诺贝尔化学奖。同时指出,只有有序、结构化小分子团水能进入细胞内参与人体物质能量、信息代谢。因此低氘水是生命的激活剂、能激活人体细胞及机能、改善新陈代谢,饮用低氖水对心脑血管病、糖尿病、新陈代谢紊乱等疾病有一定的辅助治疗和预防作用。 [2]  


3、应用于保健抗衰老 [2]  


罗马尼亚科学家Haulica等人的多年研究表明:低氘水具有抗氧化能力,在低氘水环境中,人类大脑和肝脏中抗氧化酶的活性显著提高。 [2]  


超氧自由基是人类衰老的总根源。这是人的细胞中线粒体上出现的怪物,它专门吃掉DNA、RNA遗传因子或破坏细胞膜,阻碍正常细胞分裂,使人得不到新鲜细胞而衰老死亡。低氘水的分子非常活跃,会带动生命动力元素含水离子跑到人体的一切角落,靠生命动力元素的自身变价能力,把超氧自由基的电子吸引过来,使超氧自由基变成正常的氧分子,延缓衰老。饮用低氘水能保健、抗衰老。 [2]  


可用低氘水制成酒精饮料,如:伏特加、威士忌、白兰地、鸡尾酒、米酒、果酒以及啤酒等,区别于普通酒饮料,这种酒具有显著降低酒精毒性的作用,减少酒精性肝病的发生。用低氘水制成非酒精饮料,如:饮用水、矿化水、磁化水、软饮料和功能饮料等,能改善人类健康


目前对于DDW的研究的进度为,DDW对于化疗辅助存在一定的效果,不过仅此而已。而且有关抑制癌细胞研究的具体数据,均为直接将DDW作用于癌细胞得出,并非通过人体摄入。

文章出自:冰山之恋官网 http://www.kingofwater.net/